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加拿大是一个年轻的国家

    北京老城如何保护?委员们发言热烈。市政协委员、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院长王学勤认为,保护老城风韵,不能局限在原有的内外城,三山五园和南苑要重视,还有京畿古村镇如长辛店、三家店等都应该保护。市政协委员、光明日报社北京记者站站长张景华建议,应恢复西华门历史景观原貌,复建西南角楼。她还呼吁应尽快制定老城综合整治实施规划。
  挖掘首都历史文化底蕴,老字号需要全新升级。市政协委员、北京发行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龙晓雯认为,老字号书店应打造全方位“图书 ”体系,构建全渠道服务体系,扩大老字号书店的影响力。她建议与设计公司合作,开发体现老字号文化底蕴的衍生品,将京华印书局的文物、历史价值充分挖掘,建立特色古籍书店。
  聆听完委员们的发言,副市长张建东说:“市政协委员们围绕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我都一一做了记录,在政府今后的工作中吸纳改进。”他表示,参会的还有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市文化和旅游局、市广电局、市文物局等单位的负责人,大家的意见建议将落实到各相关委办局的日常工作当中。
  张建东还向政协委员们介绍了北京市深挖首都历史文化资源,推进“一核一城三带两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工作的有关情况和下一步的工作考虑。他表示:“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虽然我们健全了体制机制,明确了总体框架,制定了各类规划,做了不少工作,但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仍须持续用力、久久为功。”他强调,将进一步做好顶层设计,抓好规划编制和实施,继续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深化文化体制机制改革,释放文化发展活力,抓好重点项目落实,扎实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不断开创新局面。
  最后,张建东希望委员们对北京冬奥会给予支持。他透露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征集已经结束,现在正在进行评审,“这次征集到5587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征集数量的8倍”。今年下半年,北京冬奥会还将面向全社会征集口号和歌曲,他热切希望委员们给予关注。加拿大一直为自己没有像美国在西进运动中那样残忍的对待印第安人而骄傲,但同为英国殖民地的加拿大并没有它自己描绘的那么仁慈。在几代人的时间里,加拿大政府换了一种方式,有计划有目的的在系统性的灭亡了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文化。
  在欧洲人抵达美洲大陆之前的上万年里,印第安人原住民居住在加拿大的很多地区。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衍生出了自己独有的文化。这种与众不同的文化形成了当地土著居民的身份认同和对于自己文化独特的归属感。相比之下,加拿大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在英国人开始在圣劳伦斯河流域殖民以后的两百年里,加拿大坚守甚至保卫自己的英国殖民地地位。
  欧洲人到来之前北美印第安居民的不同土著语言的分布范围,现在这些语言基本上都消亡了。
  在美国的独立战争期间,加拿大作为英军的大后方提供物资和兵员补给,大量美国的保皇党人移民到加拿大。在1812的英美战争里,加拿大人甚至在英军将领的率领在波士顿登陆,一把火烧了白宫。最终加拿大在1867年从英国独立,成为英王自治领地,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加拿大才从英国人手里拿到加拿大宪法的修订权。
  在独立后,加拿大也就继承了英国和当地印第安土著居民签订的协议。加拿大政府控制了土著居民的土地,并且在没有和土著居民协商的情况下,在1876年颁布了印第安土著居民法案,限制了土著居民的自治,规定他们如何使用土地,并且在教育和医疗方面做出了限制。这部法律到现在依然有效。
  在此期间,与生活在美国的土著居民一样,原住民拥有保留地。在这些保留地内,加拿大当局有计划的消灭土著居民的文化习俗。禁止当地居民庆祝传统节日,将某些文化习俗列为犯罪等,这些禁令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中叶。
  一位加拿大的印第安部落酋长。这是加拿大当局有意识地试图消除土著居民的身份认同,并将这些民族融入加拿大文化的更大计划的一部分。加拿大政府希望土著居民作为具有独特地位的少数民族群体能够慢慢从历史里消失。1920年,加拿大印第安事务部副部长邓肯.坎贝尔.斯科特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将继续这种政策,直到每个印第安人都被吸纳在现代社会中,那时候将不会有印第安人这个民族,也就没有印第安事务部。”
  当时的加拿大政府想要消灭印第安人的文化,使其融入西方社会出于很多动机。有些动机充满文化霸权主义,但当时他们认为是善良的本意。他们相信只有通过学习西方文化,土著居民才能在现代世界中生存。还有一些原因则是纯粹为了利益,当印第安文化不存在了,也就没有印第安民族了。那么,加拿大人就可以免于侵占印第安居民土地的指责。另外,原本保留给印第安人的土地也就可以重新分配给加拿大人了。
  当地印第安人的传统民居。这个文化灭绝计划的最重要的环节是印第安儿童寄宿学校。这些学校刚开始大部分由教会管理,后来由国家管理,从19世纪末延续到20世纪末,最后一所学校于1996年关闭。土著居民的儿童被迫与家人隔离,如同现在美国境内移民儿童与父母骨肉分离一样,放弃自己的语言和文化。
  1901年的圣保罗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师生们。
  约有15万土著儿童被安排在全国的寄宿学校,在封闭和受歧视的环境里,有很多土著儿童受到极端的心理和生理虐待的案例。由于糟糕的食宿和卫生条件,约有6000名土著居民在学校丧失生命,死亡率高达4%。在个别学校,由于结核病的互相传染,死亡率达到了69%。就读过印第安儿童寄宿学校的印第安居民后来回忆说:“除了英语,你什么都不能说。你要去白人教堂,穿着白人的衣服,学白人的课本……”
  1945年圣安妮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印第安学生们正在上课。所有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没有课程去直接讲授这些印第安儿童为什么要这样去做。但是这些印第安儿童从小就学习了西方人的生活方式,他们长大了也是一个西方人,而非是印第安人了。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疏远儿童与他们的家庭身份,他们从小被强迫离开家庭,也再也没有办法重返自己的家庭了。
  脱离了原生的印第安文化,这些印第安儿童离开学校后希望至少自己能够按照白人的方式生活,但是加拿大社会有形的和无形的歧视,政府设立的种族主义界限,都将他们挤在了社会的角落里。他们没有投票权,通常也很难合法继承到财产。他们也无法返回印第安家乡,西化的他们往往无法适应传统的印第安生活,这样,一个贫穷的被歧视的印第安城市居民阶层被创造了出来。
  2015年,加拿大政府承认这是为“文化上的种族灭绝”,这些学校故意阻止“土著居民的文化价值观和身份认同从一代传递到下一代。”
  加拿大的印第安居民仍在忍受殖民主义的后果。比起白人,他们大部分人的住房过度拥挤,失业,拿着只有白人70%的薪水,青年心理健康问题以及对司法不公更是司空见惯。2015年,尽管土著居民只占人口的5%,但他们组成了谋杀案受害者的四分之一。比起白人,女性土著居民的平均寿命要少6年,而男性土著居民则要少8年,只有69岁,这接近典型的失败国家海地的平均寿命。
  加拿大各省还不顾土著居民反对,允许企业在土著居民的保留地开采自然资源。原住民的主权仍然有限。加拿大政府依然提防着土著居民,只允许土著居民开放其保留地中0.2%的土地和自然资源。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1-18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