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知识 >

通过持久的环保教育

    经过研究,中国农大专家为闫俊岭的肥料厂开出一张“环保药方”:对现有设备进行改造升级,放弃晾晒堆肥的传统方法,引入高温发酵技术,建设有机肥生产线。按照专家的建议,闫俊岭全面升级生产技术和产品品质,使其符合环保要求,他的肥料厂因此重获新生。
  “要不是中国农大老师们的尽心帮扶,我的厂子早就干不下去了,特别感谢他们。”闫俊岭告诉记者,现在已经和科技小院的老师、学生非常熟悉了,互留有电话和微信,经常保持着联系,不时交流一些农业技术上的问题。
  今年,闫俊岭有意对技术设备再次进行升级,使生产过程更加绿色环保,包括采用纳米膜智能堆肥发酵设备系统、发酵废物无害化处理设备等。“有很多具体技术问题还需要请教农大老师,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想法一定能够实现。”闫俊岭说。据邾城街中心幼儿园缪志红介绍,游戏是幼儿园的基本活动,为了让孩子的游戏器材更加的丰富,也为了培养孩子的环保意识,我园把迎军运赛“环保游戏作品”结合在一起,通过“一个孩子影响一个家庭”的模式,通过持久的环保教育,使幼儿和家长确立环保意识,形成环保观念,让每一个孩子都争当“环保小卫士”,让每一个家庭都争当“绿色家庭”。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福锁邀请英国一批农业专家来到曲周,深入考察农大曲周实验站和科技小院。在白寨镇做生物发酵堆肥的闫俊岭闻讯专程赶过来,虚心向张教授请教有机肥生产技术。
  “我和农大的老师、同学从十年前就开始联系了,他们给了我很大帮助。”闫俊岭告诉记者,2006年他建厂从事肥料生产,通过露天晾晒方式,风干鸡粪进行堆肥,“这种方式最原始,产出的肥料撒在地里容易烧苗,不利于病虫害预防,而且在堆肥过程中会造成环境污染。”
  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严,闫俊岭的肥料厂面临着要么改造升级、要么关门停产的困境,可闫俊岭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不掌握先进生产技术。2009年白寨科技小院的建立,给闫俊岭带来新的希望。 以环保产业为例,受去杠杆和PPP清理等政策的影响,2018年环保板块总体市值缩水了约45%,超过半数的上市环境企业利润增速为负,工程类企业亏损尤其多。
  不过,外资环境企业感受却还不错。3月23日,在“新形势下环境企业战略发展思考研讨会”上,苏伊士新创建(下称“苏伊士”)执行副总裁孙明华表示,2018年是他们进入中国30年来盈利水平和发展效益最好的一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
  发布的信息,他们现在已经有600多个污水厂、100多个供水厂,服务人口排名全球第三了,可见去年别的企业业绩也很好。”孙明华说,“只不过好企业不说话,不好的企业愿意发声,结果放大了信号,好像是冬天来了,其实远没有到那个地步。”
  她表示,从全球环保产业形势看,目前整个欧洲都在走下坡路,增长主要来自于美国和亚洲。未来十年,中国、印度、东南亚等亚洲地区的环保市场将是全球环保市场发展的重点。
  “进入中国30年来效益最好的一年”
  3月1日,北京五洲大酒店,一年一度的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正在这里举行。
  作为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下称“环境商会”)的执行会长,孙明华代表商会宣读了一份《关于激发市场活力,提振产业信心的倡议书》。为了引导全行业“战寒冬、求生存、谋发展”,环境商会倡议业界同仁苦练内功、坚定信念、砥砺前行。
  私下里,孙明华对这份由她宣读的倡议书并不完全认同。“太低沉了,环保产业还远没到‘求生存’的地步,苏伊士去年的效益就是进入中国30年来最好的一年,个别企业的困境不能代表整个行业。”她说。
  对于她的观点,E20环境平台董事长傅涛也表示认同。他认为,应该多谈谈这些好的公司,多传递点“正能量”。
  大约3个月前,在距离这里11公里远的友谊宾馆,另外一位环境企业家也说出过类似的话,他就是时任鹏鹞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鹞环保”)董事长兼总裁的王洪春。
  江苏宜兴号称“中国环保产业之乡”,鹏鹞环保则是宜兴的代表性企业。2018年12月14日,“鹏鹞环保北京代表处成立仪式”在友谊宾馆举行。王洪春表示,之所以设立北京代表处,就是因为公司积蓄了几十亿元资金,想来北京寻求好技术、好项目和好机会。
  “我从1984年开始做环保,到现在已经35年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在北京也是属于做得比较好的公司之一。只不过后来北京的一批公司崛起了,就把我们从这个市场中赶了出去。”王洪春说。
  但是,2018年以来,环保产业经历寒冬,很多工程类、投资类的环境企业都陷入困境,鹏鹞环保对比之下就显得比较好了。
  “环保产业的冬天是指北京,在宜兴则是春天。宜兴今年的环保产业发展得非常好,连车间都租不到,工人工资要500块钱一天,主要就是因为中央环保督查刺激了需求。”王洪春说,据他估计,2018年宜兴环保产业的增量能达到40%-50%。
  “未来十年的增长主要将在亚洲”孙明华和王洪春,一个是外企,一个是民企,他们的感受为啥与其他企业不一样?
  两者的共同之处是对于风险的把握。孙明华表示,去年一些环境企业之所以出现资金链断裂,与他们自身的心态有关。有的企业在前些年环保产业形势大好之时,抱着“在资本市场上赚一笔”的心态,为拿项目不择手段,做出了一些超出自身规模和能力的事。
  王洪春也表示,鹏鹞环保一向奉行“踏实发展”的理念,“像乌龟一样慢慢爬行”,发展比较扎实,所以现在过得就比较好了。
  在孙明华看来,遭遇资金链危机的企业主要还是怪自己。“国家政策是一方面,但企业主要负责人的判断还是最重要的,不要出了问题总是怪政府。”
  “现在国家出手相助,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应该帮助,该死的企业就应该让它死掉。不然的话,每次出了事国家都会救一下,那么这些企业下次还是会这样。”她说,“他们会觉得只要把金融机构的钱圈进来,政府就不敢让他们死,所以有恃无恐。”
  傅涛也表示,市场化改革应该是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只要不是被不公平待遇击垮的企业,就不应该救,否则就是违背了市场规律。
  孙明华透露,作为拥有120年历史的全球最大水务公司,苏伊士集团正在谈论未来十年的规划。经过充分调研,他们认为未来十年环保产业的增长主要将是在亚洲,例如中国、印度、东南亚等国。
  “目前来看,整个欧洲都是在走下坡路,苏伊士集团去年的增长主要都是在亚洲和美国。”她表示,“苏伊士集团希望,到2030年,亚洲区域要超过全球其他4个区域,成为苏伊士集团环保板块中最大的片区。”
  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也表示,去年环保产业虽然遭遇了危机,但并不意味着产业出现拐点。一是因为中国的环境治理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二是由于中国的工业化也还没有完成,钢铁、水泥刚刚进入峰值点,这时候是最需要环保产业的。
  “环保产业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冬天,有人说没有经历过冬天的产业是不成熟的。现在冬天已经到来,能够存活下来的企业就是未来的脊梁。”傅涛说 13个班级有26个“环保游戏作品”展台,每个展台上摆满了萌宝宝和家长合力完成的环保作品,小二班刘正扬的作品是用布艺做成的国旗,妈妈邹杏花说,这个作品她和小孩花了2个小时完成的,幼儿园给我们布置的这道亲子环保游戏作业值得点赞,作业本身对加深我们大人和小孩的亲情关系很有必要,且作品上突出环保,又把迎军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太有创意。
  2009年6月,曲周县第一个科技小院——白寨科技小院成立,来自中国农大的教授和研究生入驻小院,为当地农民提供农业技术指导。正为自己的肥料厂命运担忧的闫俊岭慕名前来求助。“科技小院的老师们热情接待了我,并到我的肥料厂进行了实地调研。”闫俊岭说。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09  【打印此页】  【关闭